A

╰_╯

中东的丁斯特:

#丁斯特看展# 死了都要爱,厉槟源,at Manchester Center for Chinese Contemporary Art,2015

總之,接納真實的自己。 體驗真實的生活。 去年這個時候我可能還是滿眼睏倦趴在小教室看著金閣寺。今年這個時候我開始聽清楚自己說話的聲音是怎樣的。這幾天每天中午吃完飯開始看廢報紙堆裡的《美術家通訊》,挑著幾本裡幾張還不錯的看看,然後很無力地開始午睡。就像小時候去去客人家在一堆難吃的糖果中找到一顆大白兔,心想著要慢慢含著它,但實際上含破那層糖紙就嚼著下肚了。 自手機壞了後,午睡便少了很多樂趣。 馬丁布伯的《我與你》好看。 孩子們的教育上,現在除了空著急,我什麼也改變不了,說起這個心情就一直不好。今明幾天雨大,翻牆易斷腿。

接近一礼拜不与人交谈是种奇妙的体验
就像不断的有蚊子从桌底飞出来 心想着因果
蚊子还是会叨扰你
 
我克制不住的审视 
自己又很孤立地依赖尚未成型的事物
说不出话来 
就这样好了 时代 环境 大概是和我有关的
放弃思考好了

造型的连贯性啊,现在才明白,笨。。。。 发力点
再读六胖子有感

雷诺阿:银白、橙黄、那不勒斯黄、土黄、生褐、朱红、茜素红、威尼斯红、翠绿(宝石翠绿)、钴蓝、群青、象牙黑。

莫奈:铅白、镉黄、柠檬黄、群青、钴蓝、朱红、翠绿、粉绿。

修拉:白色、淡镉黄、镉黄、朱红、维罗纳绿、钴蓝、群青、玫瑰红。

惠斯勒:白色、赭石黄、土黄、棕土、朱红、威尼斯红、印第安红、钴蓝、宝石蓝。

12月 家里

房间两床一窗一书桌 待久了 就不好了 床上侧身看画看多了 各路主义 看多了就太像梦了 不好的 那么几个野生的人儿反倒有趣
想想留在南京也好 北京相似的东西已经太多了 困倦了
罗丹展 油画院 拖延到今日还是没去 下周再说

口袋里的就不放上去了

在场

人生终无目的与意义 体历微小细腻或崇伟的生活中度过 王华祥所言“物性”有所启发 依旧不偏离具象 人世间所受苦厄 或宗教 或荒诞 终究如安抚孩儿般